媽媽寶寶討論區

『感恩˙心卡片』--精神障礙族群尋找恩人

「左手寫字」認識精神障礙

「左手寫字」認識精神障礙

精神障礙者為什麼需要很多人的長期協助?為什麼會和家人有衝突?為什麼手腳健全,卻沒有辦法配合家人期待上學、掃地、洗碗筷?

用左手寫字來體會精障者腦中操作經驗值「遺失」、功能障礙的感覺

台北市心生活協會邀請大家試試看,用左手寫字來體會精障者腦中操作經驗值「遺失」、功能障礙的感覺。

一般人右手(慣用手)寫自己的名字花三到六秒,換左手寫自己的名字,需要六到十二秒,要花原來二到四倍的時間,而字寫得越多,花的時間越長,請大家用左手(非慣用手)寫一篇文章,所有的人都「棄筆長嘆」、「焦慮恐懼生氣」,這就是精神障礙者生活中的真實處境。

精神疾病使腦部荷爾蒙失調,原本出生以來累積的操作經驗值(腦部已經熟練可以不假思索反射完成各種動作,就像套裝軟體一樣)被疾病全部打亂了,病人因此做不到自己和別人期待他完成的事情,也因此需要長期性的心理情緒支持和精神復健,來重新累積處理生活中大小事情的經驗。

「感恩˙心卡片」精神障礙者和家屬尋找、感謝幫助我們的人

從看病吃藥、心理情緒支持,到生活技能指導、活動復健,精障者和家屬們接觸許多的服務工作者,一路走來,每個人心中都有許多想要感謝的人;「說出感謝需要勇氣和時機」,辛苦的助人工作者也需要患者案家屬肯定的回饋。

中華民國康復之友聯盟和台北市心生活協會,聯手推出精障族群(病友和家屬)的「感恩˙心」卡片活動,由患者和家屬寫下感謝卡,讓心生活協會負責充權服務的吳姿儀社工師發揮「阿亮精神」、尋找走過的足跡,幫精障者或家屬找到那位我們一直惦記在心裡,想要向他說聲「謝謝你」的醫師、護士、社工、職能治療師、心理師、或就業服務員……。

心生活協會將統計整理,回饋給服務工作者,讓工作者知道,當他們如何說、如何做、如何行動時,精障朋友和家屬們一輩子感念,讓精神心理衛生領域的服務提供者可以更貼近使用者的需求。

精障者(甜心) Anne 安小姐的感恩心卡片

Anne重鬱症起伏十多年,最初生病嚴重時反覆想要自殺,曾在醫院頂樓徘徊,曾經在考不上公職、找不到工作時時否定自己存在的價值,幸虧臺大醫院精神科的工作人員,給了他長期性的支持,他要感謝劉智民醫師:『當我身處絕境時,是您給了我希望、治療和支持,這麼多的愛與關懷才讓我從眾多心理創傷和身體的病痛走出來,十多年來,您沒有因為我的起伏而放棄我,………,這場治療就像跑馬拉松,而你是我的最佳教練,……。』

甜心的家屬金小姐的感恩心卡片

精神疾病好發於青年,和許多家庭一樣,家人在服兵役的高壓力環境下發病,左營軍區確認診斷後,在辦理除役的等待中,將病人送到台北的國軍八一八醫院(後來改為國軍北投醫院,今年則改制為三軍總醫院北投分院),金小姐要感謝病房的吳承江醫師,不知道醫師現在服務哪家醫院,要請心生活協會的社工來「尋人」:『當時病人剛在軍中發病,您願意在門診之外,撥出時間來和初發病患者的家屬見面,減緩我們當時極度的恐懼和無助,後來患者在許多醫院看過診,我們才知道,願意這樣做的醫師是很少的。感謝您。』

甜心的家屬戴小姐的感恩心卡片

『對不起我忘記您的名和姓,但那個場景在我腦海中縈繞著,當我無助地去找護理師,向您求救我該怎麼去做、我這生當中最難下的決定時,您本已趨車返家卻仍願意返回醫院,特別撥出時間與我們分析及探討我家寶貝狀況,……,我終於體會到何謂醫者父母心,感謝您!深深的感謝您!』

甜心的家屬、本身也是憂鬱症患者的杜女士寫感恩心卡片

要感謝心生活協會的社工督導吳怡嬅小姐。『一般人對精神疾病都是避之猶恐不及,您卻加入心生活協會的行列,謝謝你不歧視我們。去年九月我遭受金光黨詐騙得了憂鬱症及恐慌症,打電話到協會求助,你接到電話很快的到寒舍探訪、仔細聆聽、同理回應之後協助我申請到心理諮商,使我迅速走出陰霾。年假期間,你寄上溫馨的關懷賀卡,令我驚喜與感動。』

衛生福利部下設獨立的「心理健康司」

誠懇呼籲立法院恢復行政院版,衛生福利部下設獨立的「心理健康司」

台大公衛張玨副教授、康復之友聯盟陳萱佳秘書長、台北市心生活協會李淳一理事長,懇請週三立法院黨政協商,可以重視精障族群的心聲,不要讓「口腔」來攪局,也呼籲牙醫師公會,還給精神病患者希望,撤銷請託立委的「口腔及心理健康司」版本,恢復行政院的獨立 「心理健康司」版。

現場呼口號:
『政府、政府,拿出誠意』
『立委、立委,別和稀泥』
『口腔退駕、還精障族群希望』
『服務到位,保全民精神健康』
『兩百萬精神疾病患者要新服務』
『兩千三百萬台灣人民要心組織』
『兩百多個人民團體聯署陳情』
『捍衛設置獨立的心理健康司』

資料載入中, 請稍候...